娃娃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资讯].隐形货币之战人民币汇率68玄关背后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娃娃菜财经网

隐形货币之战:人民币汇率6.8“玄关”背后

隐形货币之战:人民币汇率6.8“玄关”背后 MBAChina 2月11日的国际汇市中,受益于美国财政部金融业稳定计划,堪称避险货币的美元再度全线反弹。但美元的反常行为并没有引发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一如几天前,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继续在6.8330与6.8346之间窄幅整理。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2月11日当天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6.8337,较前一交易日仅回落7个基点。

与美元反弹相对应的另一个事实是,国际资金正在向中国回流。这一新动向尚未在汇率市场上引起波澜,但在平静的背后,或许隐藏着一场无形的货币之战。

6.8汇率“玄关”

去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持续走低,引发了市场猜想央行将会对人民币进行贬值。因为自2008年11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连续4个交易日持续走低,12月1日更是大幅下跌156个基点。而2009年伊始至今,人民币汇率仅在6.8330至6.8399区间微调,这种表现让市场确信,央行的汇率政策目标将是维持人民币有效汇率的稳定。

观察当日人民币的交易情况,人民币外汇即期报价在6.8330至6.8351左右波动,接近中间价。“这显示了交易员对于汇价走势的判断,表明市场人士对于人民币升或贬值预期的均衡”;一个接受采访的交易员说,“不过,预计美元上半年整体走强,不会出现大的降幅。”

相对而言,6.8337仍是一个低开的中间价。中行资金交易员表示,“一般而言,低开说明前一晚美元在汇市下跌幅度较大;而如果波动不大,则不会低开;高开取决于美元在纽约市场的表现;但无论是低开亦或高开,多少会带有政策意图。”

交易员最后一句话也在暗示,央行并不希望汇率出现大的调整;“此背景下,不管人民币升值还是贬值都不足取,稳定最为关键。”

但未来现实可能是,“上半年汇率小幅走低,在6.85左右,下半年反弹走稳。”长城证券宏观分析师何筱微说,她解释,2008年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幅度超过了8%,而估算升值对GDP的拖累效应则达到了1.5个百分点。所以当前贬值只是特定环境下的权宜之计,在较大的升值和国际贸易双重压力之下,大幅度贬值可行性不高,所以预计09年先贬后稳,全年汇率基本持平。

多数市场观点认为,前期美元的急剧升值,主要受国际机构投资者的去杠杆化(Deleveraging)进程所致。而所谓去杠杆化,就是在此轮危机中,尤其是以房地产及其次级*抵押债券为主的资产泡沫破裂,人们发现,金融衍生工具是风险放大器。于是,“去杠杆化”又成为了全球尤其是美国金融业采取反思行动的主要趋势,主旨就是降低财务杠杆比率,把透支的钱还回来。

而对未来一段时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变动的预期,建立在对去杠杆化进程何时结束的预期之上。有迹象表明,该进程将在今年上半年基本完成。一旦去杠杆化引发的美元回流结束,则美元脆弱的基本面将重新暴露出来。

人民银行研究部博导吴念鲁说,就目前贸易角度而言,顺差仍显示人民币贬值趋向。“或许,汇率波动的幅度可稍大些——中间价不一定总是6.83左右。”

中国社会科学院宏观经济研究室张晓晶主任同意上述观点,他认为短期内汇率稳定为宜,不管是窄幅整理还是宽幅震荡均不表示人民币值的升亦或贬。看人民币走势,需考虑目前所处的贸易阶段,比如希望增加出口,以及可能发生的贸易战等等。

而波澜不惊的人民币汇率背后,前所未有的通货与实体失衡挑战正呼啸而来,我们准备好了吗?

无形的“货币之战”

其实,“汇率与货币关系的变化,也导致央行对汇率使用手段的变化。”业界人士称。

理论上,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对资产价格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对国内流动性的影响上,即当国内经济持续增长,人民币就产生了升值预期。大量的国外资金通过各种渠道涌入国内,造成央行被动增加基础货币的发行,导致经济体系当中流动性过剩。相反地,当经济增长的预期变得黯淡,人民币升值预期削减甚至出现贬值预期,国外资金就撤离国内,造成货币供给下降,实体经济也会紧缩。

但金融危机可能改变了世界。进入2009年,情况便有所不同——即使近期汇率波动不大,资金也有可能回流。

一位华尔街投行观察人士称,虽然去年下半年有关数据显示资金撤离中国,可最新的国际资金流向显示,资金正在向中国回流。

而近期的A股市场向好,大量资金流入迹象明显。“外部流动性进入已经成为了新的特征;但在初期,人民币汇率并不会反映出来。”一位学者说,“资金的流入在春节前就已经开始,购买其急需的物质,包括权益性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来公开市场一周流向第一次出现净回笼——上周央行利用央票发行和正回购双管齐下,正回笼超过200亿元。“这或许显示央行判断目前市场的流动性较为充裕。”市场分析。

某央行人士对上述现象表示认同。有关数据显示,2008年12月M1同比增速为9.06%,改变了此前7个月连续下滑的格局。

上述学者认为,尽管最新CPI与PPI数据显示经济有所下行,甚至有说法称通缩已开始;但进入通缩时代只是表象。实质上,是因为信心不足,履行商品通货的钱被截流了,造成货币离开实体的景象——即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去杠杆化、导致房价持续下跌、投资者信心丧失形成的恶性循环。”

就货币发行量而言,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存在通货与实体之比是300%,美国至少5倍以上——流动性没有问题,反而应该警惕巨大的通胀。

上述学者还认为,从实体操作来看,估计美英会释放现金通货——去全球大量收购资源性商品及重要权益资产,香港资本市场与国内的A股只是开始。

无疑,美国战略意图是希望通过可控的剧烈通胀来实现其经济复苏,而恢复其经济体系生产率水平,通胀是最简捷且有效的方法;在进行大量战略资源储备的同时,又保障其居民生活质量;如果美国政府有能力忍受两年,在美国经济恢复之日,就是其他国家通胀开始之时,而美国会坐收“渔翁之利”。

“一旦美国经济复苏,同时,其制造业完成了升级换代,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该人士说,“因为,中国同样的制造业升级换代至少需要20年的时间。”

与其被动,不如现在“出招”,掌握主动性。“比如,现在就采取贸易措施,不再出口打火机、鞋之类的低附加值商品;从而让通胀提前到来。”他说。

这并非危言耸听。“贸易之战或许已经悄然拉响。”该人士认为这不难理解,鉴于国际贸易方式的转变,贸易战的方式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现代国际贸易战争首先爆发于虚拟商品的交易当中,通过控制商品期货,进而操纵相关商品的价格。由于商品价格中最敏感的是货币价格,于是国际贸易战争的初级阶段表现为一种“货币战争”。

“汇率争端将是国际贸易战争的前哨战,美国新任总统以及新任财政部长关于人民币汇率的言论绝非口误。”该人士强调。

而回到人民币汇率原点,该何去何从?“国际金融形势风口浪尖之际,人民币应该紧紧‘咬住’美元。”上述人士建议。

装修过程

餐厅装修

室内装修

天津二手房翻新